首頁 > 健康保健 > 健康用藥

巨貪院長王天朝為什么能夠斂財1.15億?

2015-04-29 15:32 來源:人民網—觀點頻道 作者:畢舸 點擊:

云南省第一人民醫院原院長王天朝利用職務之便,為他人在醫院基礎工程建設、醫療設備采購、醫生崗位調整等方面謀取利益,受賄共計現金人民幣3500萬元以及價值人民幣8000余萬元的房產100套、停車位100個。

一個省級醫院院長,居然有如此巨大的腐敗能量,而且膽子大到什么都敢插手,什么東西都敢收。除了個人自律的防線潰爛外,恐怕更在于權力不受節制,甚至指向更廣泛的醫療腐敗。

公眾有理由追問,院長收了如此多錢財,那么中層干部乃至普通醫生,是否也存在蒼蠅呢?畢竟,由于醫療先天的信息不對稱,哪怕是一個醫生,也掌握著診療的主導權,開什么藥,讓患者接受什么樣的檢查,都幾乎由他說了算。

由于眾所周知的以藥養醫、過度醫療等積弊,很難指望某個醫生干凈到一張大處方都不開、一次過度醫療都不讓患者承擔。院長腐敗,下面的醫生是否也需要“吃藥”?恐怕這是誰也無法事先證偽的命題。

王天朝之所以能夠斂財之巨,也在于他所管理的是一家公立大型醫院。由于公立醫院在政府支持力度、人才配備、設施標準個方面都占有絕對優勢,以及廣大患者無論病情輕重,都更依賴于公立大中醫院的心理傳統。

可以說,一所大型公立醫院所能夠獲得的市場資源非常之多,效益好、回報高。作為院長,如果在無孔不入的經濟收益面前把持不住,很容易就陷入腐敗漩渦。

由此可以說,一個院長的腐敗個案不能就事論事,也不能僅僅只著眼于反腐層面,更要看到其背后現有醫療體系的深層次矛盾。民眾將醫療經濟負擔過重喻為新的“三座大山”,這幾年來推行的新醫改,也就必須直面“巨貪院長倒下之后”的制度之問。

早就有專家指出,新醫改不能繞開醫療人事體制改革。如何改變醫院過度行政化的體制弊端,對當下醫院院長人事權、財權等權力過于集中的現狀進行破解,避免院長“一支筆”就能決定全院資源調配的暗箱操作,在改革過程中發揮包括職工代表大會、工會在內的代議功能,讓普通職工對醫院日常事故享有更多話語權,是新醫改人事體制改革面臨的重要命題。

呼吁了這么多年,新醫改在“以藥養醫”的改革探索進展究竟如何?“以藥養醫”不僅帶來了患者的沉重負擔,更造成利益捆綁下尋租、腐敗交易的層出不窮,乃至于本應肩負救死扶傷職責的醫生,在誘導之下一切向錢看的醫德敗壞。

不打破醫院靠賣藥為生的惡性循環,就不可能杜絕天價藥方,更無法根絕其背后從藥品采購、醫生為患者開藥等各個環節的利益黑洞,消除醫院碩鼠賴以生存的醬缸文化。

新醫改在醫療資源均衡配置的改革力度要持續加大。如果還是讓大中型公立醫院一家獨大,享受各種體制內資源,患者迫于無奈只能集中求醫,這導致了大中型公立醫院的賣方市場。

大家都要爭著去公立醫院看病,都要想辦法請院長多批幾個條子,好讓自己或親朋看病更方便,這也讓院長享有事實上的特權,也就使得其不容易被監督。新醫改就是要通過大力發展社區醫療、鼓勵民營醫院參與競爭等途徑,為大中型公立醫院去魅,最終才能讓公立醫院院長從神壇上走下來。

新醫改的決策者和執行者都應將“巨貪院長”作為研究樣本,從中汲取教訓,找到存在的各種管理和體制漏洞,從而讓新醫改不至于淪為一場失敗的、半途而廢的改革。這也許就是“巨貪院長”超越一般腐敗案例的意義所在吧。

Tags:巨貪 天朝 院長

責任編輯:露兒

圖片新聞
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,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,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
Copyright © 2003-2017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
2016年第一赚钱的页游